最大的原因还是缺乏有效竞争

2020-10-29 04:07

经济之声:新浪网有一份针对10万多名网友进行的调查显示,有近7成的网友每个月上网花费为50元至200元。但同时,高花费所带来的服务效果却并不令人满意。66%的人认为上网“速度慢”。而多数网友认为,是垄断导致缺乏竞争。怎么看待这种观点?您怎么看待网速慢、费用高的原因?

经济之声:现在工信部出面承诺了,今年会大幅提高网速,工信部的推动力够不够?

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磊表示,作为最重要的信息基础设施,宽带支撑着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产业的发展,提升宽带能力十分重要。网速、资费也决定着我们的产品是否可以服务更多的人。比如“网易云课堂”产品正在积极为蓝领工人提供在线技能培训,这过程中我们就能够看到,目前高昂的流量费可能会成为在线教育发展的障碍。

王春晖:对呀,因为现在主要是移动通讯了,移动通讯的基站建设更重要,没有形成移动通讯基站整个法律性质。因为我觉得移动通讯基站就是宽带的建设和移动通讯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它是国家的战略性资源,这个战略资源不是私权力。现在基本上电信运营商包括铁塔公司在建立基站也好,搞基础设施建设基本上是私权力行为,好像企业要和谁去协商,我觉得建这种东西就是通知,进入,就是建设。至于说定价的问题,国家应该可以出一个我占用你土地了,或者我占用你的基础设施了,国家搞一个指导价,这样就可以解决审批难、选址难、入场难的问题。一定是以法律的东西来解决,下一个文,这个文件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它没有责任,万一违反了没有责任,文件下了以后都是几个没有牙齿的老虎,看起来很凶,实际上没有责任。大家都不去畏惧,所以一定要从法律角度解决宽带建设、基础供应建设的这个战略问题。

王春晖:因为中国的网速慢,最大的原因还是缺乏有效竞争,因为到目前为止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中国互联网时代,主要互联网的接入市场几乎被两大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南北垄断着,基本上他们都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所以说国宽带的这个产业实际上还处于一种行政垄断的程度。因为市场竞争机制是可以消除网速慢的,特别是降低价格。我觉得一定要把市场竞争的活力做起来,这样就可以促进宽带的普及、网速的提高和费用的降低。

互联网it行业知名评论人“磐石之心”分析认为,用户之所以感觉上网费用贵,和国内外购机习惯有很大关系。国外手机捆绑套餐进行销售,享受通话时间、流量等额度都比较大;国内消费者习惯买裸机,再单独办套餐会比较贵。从企业利润率角度来看,国外运营商的利润非常低,大都在10%以内,国内运营商利润能达到25%,可见还是存在降价空间。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这是李克强总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说的话。此话一出,立刻引发社会热议。

王春晖:基站有很多类型,有铁塔,也有的是在楼上面加一个包干。但是现在基站建的,我建议移动通讯的建设一定是在一个区域内,政府要有一个统筹,像电力、自来水、道路这样同等的地位,它每年要搞一个规划,你不要乱选址。通讯运营商或者铁塔公司每年比如说统一报一个规划,然后由规划部门审批了以后作为政府一个强制的规定,任何一个地方不能阻挠。

王春晖:我们国家老百姓花的是宽带费用,享受的是窄带的网速。所以我们把这种网速称为“龟速”,就是乌龟的速度。最近美国最大的cdn服务商发布了全球2014年网速排行榜,我们国家竟然排到了第70名,平均网速只有3.8,比起韩国25.3差的非常远,所以我们远远低于世界水平。

经济之声:现在既然有审批,有选址的这的要求,那审批是由谁审批,是地方政府审批、还是什么部门在审批?

经济之声:我们看到,网速慢,网费贵的问题实际上一直都被消费者诟病,此前李克强总理也在呼吁这个问题,这说明了什么?

王春晖:目前主要的问题我觉得还是立法的问题。因为我们国家的电信法长期缺位,通讯设施的建设以及宽带的网络覆盖、传输和接入能力这些战略性的基础设施缺乏有效的法律保障,所以致使通讯设施尤其是移动通讯的设施的建设长期处在三难的困境。

王春晖: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对通讯基础设施的法律性质和定位一直处于混沌的状态,尽管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信息消费、实行宽带战略这样的文件,但是在宽带的建设和通信设施的建设到处受阻。我觉得受阻的主要原因就是很多的人,包括政府对电信设施究竟是一个什么的法律地位现在还没有很明确,所以现在比如说移动基站的建设或者是基础通讯设施建设基本上处于三难的状态,什么难呢?审批难、选址难、入场难。这也就造成了宽带建设包括宽带和数据选址的建设到处受阻。国务院两个文件都明确提出了电信设施是国家战略性的公共基础设施,如果电信设施是国家战略性的公共基础设施,那么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必须以法律的形式来为通讯设施的建设和宽带战略的实施设定一种法定强制性的绿色通路权,也就是说我在建设宽带建设基础设施的时候,这是一种公权力的行为,任何单位和个人你不得阻挠,一定给这种宽带的建设和基础设施的建设设立一种绿色的通路权。

王春晖:比如审批难、选址难。比如我建一个站址,你需要规划,同时环保部门还要进行环评,这个东西它就没有形成一个法律,没有形成法律的保障。

有网友说,连总理都嫌网费贵了,可见网速慢网费贵的问题真的已经很严重了。有媒体调查发现,每月上网花费100元以上的网民普遍存在。而多数消费者对网络服务速度并不满意。对此,工信部回应,将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已立即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

王春晖:现在肯定是在地方政府,因为宽带战略在各个地方来实施的,现在各个地方也正在立法来保证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

事实上,我国的宽带速度慢、流量费高等问题,一直广为消费者诟病。甚至有网友说,如果不小心使用了手机流量,那损失会让你“肝疼肉痛”。下载一个记单词软件,使用不到一个小时,流量走了200。甚至还有网友笑言,如果忘了关4g,一觉醒来你的房子就归移动了。为什么上网这么贵?工信部所做的承诺能否真的落实呢?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王春晖教授对此作出解读。

王春晖:我觉得工信部必须要利益相关者来做,工信部一家我觉得是很难做好。

首页

花边

网络讲堂

3D眼镜

MESSAGE

行业洞察

今日排行